雞批

常聽見人說comfort food 。甚麼是comfort food ? 一頓吃了會令你非常滿足的晚餐?記得最近跟粉絲們去了泰國曼谷,其中的一晚我們一夥人吃了一頓2小時內任叫任吃的海鮮餐、入口生蠔一打一打的送上來、原隻開邊龍蝦、大蝦、還有大大隻的八爪魚,應有盡有,大家吃著笑著,席間有一名團友跟我說這就是她的comfort food 。 Comfort food 不在於其價值,而是食物對於我們心態上的慰藉。雞批對我來說便是我的comfort food ,每次感到有一點不像樣的時候,總會嘗試找一些東西吃,往往都是找了雞批來吃。很多年前第一次到外地公幹,人生路不熟,是那間coffee shop 內的雞批令我感到I am not alone , 那店員的笑容及誠懇的態度; 還有小時候嫲嫲在尖沙咀Ambassador Hotel ( 已經拆了)餅店買给我的雞批,媽媽在中環閣麟街ABC 餅店買回來熱騰騰、剛剛出爐的chicken pie。嗯,我記得雞批內還有一顆quail egg 。 那麼,你的comfort food 又是甚麼?你也有一些雞批故事可以分享嗎? 上圖:我自己做的迷你雞批,用白汁、 雞腿肉、洋蔥和葡腸做餡,然後用puff pastry 包埋一起,放入焗爐用180度火焗10分鐘。

The Book, Days before birth , 1029

大家可否知道甚麼是ISBN ? 隨手把書翻過來看一看,每一本書都印有一個條碼,這條碼稱為ISBN,也即是書的新份証。 「鹹蝦燦之味」也已經取了ISBN, 還有大約1個月的時間便要誕生了。在10月29日的下午,我也給了設計總監我的「green light」,我要修正的地方已經再三看過了,製作到了藍圖的階段。基本上,我要做的已經暫時告一段落,準備迎接新書的來臨。 上星期在proofread 書中的內容,我把其中一篇的文章郎讀出來,自己竟然也哭了出來。在寫書中20篇文章的過程中,我給了自己一個空間去追憶童年時一些已經遺忘了的人和物、反思在教料理班的點點回憶,有令我捧腹大笑的、有令我無奈的、也有令我懊惱的。我問出版社負責人Ada 看了書後的感覺,她的回應是 :I can smell you from the book , 有你陣味。 記得在今年1月我跟Ada 首次見面開會的時候,她曾經跟我說過她喜歡做出版社的原因,種種她喜歡的東西和害怕的事情,而每當完成了一本書後的感覺就猶如「打爆機後的感覺」,我當時把這種感覺稱為「打包機後憂鬱症」。我們俩個人在會議室笑得大大聲聲。 現在我負責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忙了10個月的時間,終於可以鬆一鬆。儘管眼前的工作還是多的是,未來8個月的工作已經排得密密麻麻,但此時此刻我確實是有一點 「打爆機後憂鬱症」的症狀,心情有點忐忑、空洞。Well, 這也是一個非常難能可貴的過程啊!    

我唔做私房菜㗎

  有很多朋友都邀請我做私房菜,你們各位的心意我心領了。小弟還是較為enjoy 做料理班的感覺,又或是間中介紹一些別具特色的餐廳,而最近半年也更跳出香港,跟粉絲們去世界不同地方去尋食。 正所謂「唔熟唔食」,我自問不是甚麼藍帶出身,平常在家中的「宴客菜」都是隨心的煮,將它們turn into 「要大家付錢然後座著等待我煮,然後你們慢慢品嚐」的料理方式都不是會令我感到好玩、享受的形態。反覌,如果是煮一些菜式在聖誕佳節或在 CNY 給一些有需要的朋友,希望他們也可以感受到一點關懷,這種型式我絕對會100% 出錢出力啊! 事實上有很多菜式我都會煮,但我仍然覺得懂得煮餸並不等同你便有「quali」去教煮餸。正所謂「台上3分鐘,台下10年功」。所以我能夠在料理班跟大家分享的菜式都是我已經做足了工夫,有備而來,能夠通過了自己的門檻才跟大家見面,而我也絕不會在料理班內加入品洒,or even 教各位葡語或英語的東西,因為自己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最近在一位專門教意大利菜料理達人的平台上看見又有新動作:教意大利文啊!一直喜歡研究意大利菜的我看過這位達人教的東西其實已經「no comment 」,但看過她那些教意大利文的vídeo , 簡直就是「匪夷所思」,我還是把這些vídeo 視為「港式意大利文」吧!達人,難道你不知道意大利文「z」字的發音嗎?聽了她說「哥啦是安尼」這個音後我就是dead silent , cappuccino 竟然讀作為「卡寶cino 」。住上意大利10年不等如你便是一位意大利語教師啊!現在很多人都會稱自己為KOL , 但這個稱號實在不輕的,做好自己本分,絕對不可以給人在背後「笑到面都黃啊」! 所以為了自己不想給別人「笑到面都黃」,我繼續享受做料理班的過程,我唔做私房菜㗎!    

勤能補拙處、有恆方成事

  大家畢業後的工作一向都是strategic marketing  和傳媒關係,後來自己開了品牌管理和市場策略顧問公司,為不同類型的公司打造品牌,boost up 公司brand image ,絕對是充滿挑戰性和rewarding 的。想一想, 已經是N年前的事了。   在踏入cooking world 開始,接觸到不同的social media , blogger , KOL , 也開始明白到要認真的做好自己的2nd career , 於是便將「自己」和「鹹蝦燦」打造成一個品牌,才發覺到現正的新制度跟以前的遊戲規則截然不同,更難玩啊!唯有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去上課、看工具書。昨天在逛曼谷的書店時便看見了這本有關在social media 領先的時代下如何做品牌的工具書,讀完那篇序便立即跟自己説:I’m gonna take you home!    可能是自己做brand management 的緣故,看見很多bloggers 和KOL 在做的事情我都想跟他們說:要stop 了,哎呀,你這樣做的downgrade 了你的image ; 你的定位很差勁啊!不過,who am I ? 我還是繼續靜靜的看著吧!別人的事我不管。   Being an influencer is hard , 是真的。做一名influencer 絕對不容易。   最近幾個月都有城中經理人和公司向我推薦做我的經理人,但都是跟我的vision 和mission 合不來啊。我還是看不到有甚麼added values . 所以我都是繼續努力自己的加油吧,看多一些工具書,參考成功和失敗的cast study , 自己做自己的經理人吧!   在洒店的swimming pool 看著書,寫下這篇blog , 很享受這感覺啊。勤能補拙處、有恆方成事!    

The Book, Days before birth, 0724

記得第一次跟出版商開會的時候 (2018年1月),Ada 曾經 gave me a heads-up 有關出書將會遇到的問題,包括了她的奪命追稿message. 好慶幸,so far 只是給她追了一次,我便開了turbo 的去寫稿。 過去的6天,我和兩位攝影師Harry 和 Donald 就是埋頭苦幹的去拼,我煮、他們影,我洗東西、他們繼續影,我再煮、他們又繼續的影。腰也酸了、腳也痛了、心情也開始有點起伏了。我看著電腦螢幕的相片,聽著他們的discussion , 心情是興奮,因為自己的另外一個夢想也正在實現中,但這個夢想可會有別人欣賞嗎?有人會喜歡我的書嗎? 昨天在跟他們的閒話中,Harry 用了「赤裸裸」去形容這本書。對啊!我就是要把一向做得非常blink blink blink 的食譜書一反過來,漂亮的裝飾我不需要、我要踏實、自在的。我平常做料理班的擺盤就是簡簡單單、食物itself 已經就是一個非常美麗的art piece, 我不喜歡太多的ornate .   看著攝影師用了最赤祼祼的方式給我做的菜去拍照,我知道這本書已經人性化了。做菜就是簡簡單單,用食物感染身邊的人,這種快樂來得踏實、自在和滿足的。 之前所說的心情起伏也應該是我已經愛上了這本書,因為我和這個團隊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書中每一篇的文章都是發自內心而寫的,寫下了書中最後一篇文章時,我是很不想把最後的幾個字寫了下來。而這一個半月,爸爸也住進了醫院,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回家,我希望可以快點把這本書送到他的手裏。 做一本書實在並不容易,我深深的體會到Ada 在年初跟我說這句話的意思了。儘管不容易,但我還是很喜歡和享受現在的感覺,到這一本書正式面世那一天,我想我應該會感動得哭起來。

宅男大叔!OMG !

今日是星期日,我坐在書房努力去趕稿,看著那本有關sous vide 的參考書藉時,突然發呆的望著窗外,oh my god , 藍色的天空,下面遊艇會俱樂部的泳池充滿了大人和小朋友,近海灣的另一邊有人在玩帆船。 再看看Facebook , 朋友們在afternoon tea 。而我……..點解突然間變成了「宅男大叔」? 是啊,兩年前的almost at this time , 我去了Bali , 一住就住了一星期,然後又去了捷克過生日。雖然到了at this moment , 我还是非常的享受料理班、享受研究新食譜、準備去出書,還有間中在街上竟然碰到一些我從未見過的fans , 絕對是開心的啊。好像昨天在Cooking School 附近的Starbucks 等我那杯Chai Latte 的時候,站在我旁邊的顧客甲和她的朋友問我是不是那位「鹹蝦燦」,哈哈,真的有點兒害羞啊! 但有時候我會問問自己 what is next ? 有幾位商界達人給了我一些寶貴的意見,例如我的定位已不再是單純blogger , 又或是料理導師,而是……. ( 不可以寫太多,各位慢慢的找亮點吧。☺️☺️☺️),一切都make sense , 而且也是tangible and feasible 的。 看見一些煮食達人或前輩,每天不停的在social media 上post 食譜,once a day , 我真的很佩服。說句老實話,我真的沒有這個bandwidth 可以天天放食譜,我反而prefer 用料理班的形式去跟大家分享和互動,我喜歡two-way communication, 這也是我的belief. 親愛的fans , 我當然會久不久分享一些食譜給各位參考,但一些詳細的內容和做法,大家不妨可以考慮參加我的料理班啊!在堂上,我絕對是有問必答的。對啊,我當然是在賣廣告,sell 自己啦! 看看我6、7、8、9月的schedule 都頗為充實。雖然這個夏天不可以到外面走一走,不過我既然都made 了這個decision , 就要繼續的去拼! 有時很想問問一些天天都post 食譜的前軰:what is next ? 好了,bluff 完了。Back to work , 繼續硏究 sous vide, 今個星期又可以跟各位同學在cooking class 見面了!Awesome ! 圖片說明:Sous vide 慢煮其實不是甚麼gimmick , 很久以前已經有這種煮法,the only difference 就是當年還未有慢煮棒而已。 圖片說明:今年我還未做「下水禮」啊!

由於時間關係,我已準備好另外一份

圖片1: 在家用上幾小時為明天料理班同學做的示範菜式。   還記得在電視烹飪節目時常會聽到的一句說話嗎?「由於時間關係,我已經準備好一份已完成的菜色。」每次聽到這句說話,我總是在想:是真的嗎? 做了料理導師之後,這句說話也經常掛在我的嘴邊。因為一堂只有3小時的料理班真的非常困難把一些需時4小時或以上的菜色做起,3小時或2小時半的cooking class 大部分是包括了二款實習菜式和一款示範菜式。要照顧到大部份同學的烹飪進度,我通常都會將那些需時較久的菜式做示範菜,而在cooking class 前的一天就會先在家𥚃煮起來,而有些時候更會提早3-4小時前到cooking school 去煮餸。 又不知道為什麼我這些美味的葡國家庭料理總是要求食材醃味4小時或以上,有些如燒乳豬和非洲雞更需要1天多。所以對於籌備一堂料理班在logistics 和技術上某程度上是有一些難度和挑戰。上星期我正為第二天的非州雞做preparation , 24人、52塊雞扒、1磅蒜茸、半磅乾蔥頭、2個大膠盤……..埸面都幾震撼。在我弄到滿手蒜茸和醬油的時候,Towngas 校長Pauline 竟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她也許看到我當時較為funny 和狼狽的樣子,大家便閒談起來了。她問我做那麼多的準備工作辛苦嗎?我說不會啊,雖然我可以找助手和其他同事代勞,但始終覺得親力親為才是最好的,這樣我才能安心。哈哈!Pauline 說感同深受,完全了解我的做法。 一場料理班的成功不只在於導師,還有背後幫我做preparation 、分食材、切洋蔥、去買餸的同事、我的助手……. and even 負責報名的同事。最初做cooking instructor , 可能還是非常green , 所以很多時都要獨個兒去處理所有的事情,還記得要用上3小時去準備20人料理班的所有食材、同學們到了課室上堂但我還是在盡最後努力去做preparation 的日子。那些日子就像活在少林寺,給我一個磨練和學習的地方。 今天又是在家裡的廚房為明天的一個示範菜式去做菜,試了味,我笑了。期待明天的來臨啊!    

波爾圖跟蘋果日報的約會

  跟各位團友話别後,便獨個兒留在Porto跟蘋果記者Phoebe 和攝師阿鄧會合,用4天的時間去拍了有關葡國雞、豬扒包和有關「我的故事」。 記得在2月蘋果日報跟我approach 有關合作時,我一口便答應,因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令更多人了解澳葡土生菜文化。 今次的4天工作實在是非常tiring 的,不過總不及記者們啊。還記得阿鄧跟我說在去葡萄牙前剛做完巴黎的報導,12小時從巴黎飛機回港,然後休息一天又要到葡萄牙;而Phoebe就更是multi tasking , 要準備資料、安排行程、做我們的領航員、還有回港後的編輯工作。   最近我有機會跟蘋果合作,拍了一些介紹西方菜式的video , 而且還要做後期工作,真的非常tedious,再加上自己的中文水準實在…….所以對我來說是新挑戰。這4天的工作,從兩位的工作態度可以感受到他們是非常熱愛他們的工作,如同我喜愛做cooking instructor , 做blogger 的工作, never say no.   因為擔心在當地找不到食材,連豉油、老抽和黃姜粉也放在行李中,all the way 帶到Porto , 而自己更是膽大大的在還未試過oven 的狀態下便叫阿鄧 roll 機,一take 過的拍我做手搓粉,焗豬扒包。看到自己焗出來的包成功了,真的笑了出來,而Phoebe也忍不住吃了一個。還有在街頭找路人甲、乙、丙試我煮的嫲嫲葡國雞,當時天氣又冷又大風。自己的葡萄牙語還是非常的green , 在鏡頭後只有硬著頭皮加入法語和意大利語與當地人溝通,解釋我們的目的,拍攝才能順利完成。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好笑啊! 今天終於要「見報」了!心情是開心,在自己的milestone 上又多了一項new item . 非常感謝Phoebe 為這個報導涯了很多晚通宵,一切都盡在不言中。 圖片說明:自己膽子大大的在一個陌生環境下搓粉、發粉,焗麵包。 圖片說明:拍完這張team shot 後,我便立即乘飛機回港了。

The Book, Days before Birth , 0407

  11天不用教料理班的日子終於可以給我安安靜靜的在家處理一些文字性的工作,為果籽執稿、寫recipes 、書的outline 、而這兩天終於寫完了我的序和第一篇文章:嘩!有 high-tea 食! 我從小便喜歡寫東西,high school 和大學時代很喜歡寫journals , 還有creative writing , 在辯論隊的時候我們是打英國國會式parliamentary debate , 我很喜歡預先想好不同的closing case speech , 然後在知道辯題後將subject matter 插入,百發百中, 而我的closing case 很喜歡用故事來開始,因為一定可以吸引到別人,不用太convincing , 最重要是interesting . 說來真好笑,我的teammates 都給了我一個稱號, John The BS. 原來在大學辯論隊的3年是我最 enjoy 的大學生活時光。 今次出書,我便是用手寫稿的方式來做,一方面是因為我不會用中文輸入法,用voice 又會變得很慢,所以先寫好,然後再用voice 讀一篇,變為 text . 友人知道這件事後,在跟我開玩笑說:你那本啡色用來寫書的notebook 一定不可掉了,因為你死後的手寫稿可能會值很多錢啊!大家都笑起來。 其實都有問自己為什麼要寫書?我在自己的序也有說過,if not now , when ? 所以不去想太多,有書商100% 支持我的vision , 我就go ahead. ok , time’s up。我繼續去寫第二篇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