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國菜跟泰菜的一段歷史關係 Unfail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Portuguese and Thai cooking

最近到過秦國曼谷 Blue Elephant Cooking School 兩次, 第一次在2017年的5月, 跟他們上了大半天的私人料理班課程, 學了如何掌握椰漿的烹調方式, 當然還有一些較為冷門的秦國菜. 其實這些年來每隔幾個月便會到秦國旅遊一次, 但一直都沒有到過Blue Elephant, 可能是感覺太touristy, 太老外吧. But wait wait wait, 我自己何防不是一個遊客, 一個老外呢? 自從在5月到過Blue Elephant之後, 觀感大大的改變了. 而經過他們的悉心安排下, 我在2017年的9月再飛到曼谷, 跟他們學了三款古代的秦國食品, 而最特別的就是這三款食品都是跟葡萄牙有淵源, 據說是在1656年從葡萄牙傳入到當時的Siam ( 暹羅 ). 先講講歷史吧! King Narai 是當時暹羅的王帝,  在他在位期間 ( 1656 – 1688), 他努力的去建立外交關係, 更加雇傭了當時的一位希臘籍探險家Constantine Phanlkon 專責外關問題, 深受King Narai的信任和愛載, 經常的自由出入皇宮. 而Phanlkon 後來娶了一名叫 Marie Guyomar de Pinha 的葡萄牙女子, Marie精湛的廚藝深得王帝及宮廷上上下下的讚賞, 就是她將椰漿, 雞蛋, 牛油和麵粉引入到秦國料理, 成為秦國宮廷的精緻美食, 而我今次就學了Kanom Mor Kaeng Tua, 咖哩酥 和 Kao Niew Sangkaya 三款跟葡萄牙有淵源的菜式, 真的是大開眼界. ( 好了! 我用了2小時在網上做的有關資料搜集用以上幾句文字便sum up 了. 如果想聽多一些, 下次上我cooking class 時歡迎問我啊! ) 所以這3款食物並不在Blue Elephant的料理班內容裏, 當我向Blue Elephant的創辦人Chef Nooror提出有關查詢時, 她毫不考慮便答應了我的要求, 而且更安排了行政總廚 Chef Chalermpol 和料理學校的首席導師Chef Channon負責教我. 今次到Blue Elephant 上堂真的是獲益良多, 不但使我更明白澳葡菜的源頭和演變過程, 在烹飪的技術層面上我有更深入的體會, 例如接觸到秦國人用蓮藕粉來做酥皮的方法, 我也打算用這方式去創作一些新派澳葡料理. 課堂的尾聲時, …

讀書之樂

我很喜歡逛書店, 每次到書店縂可以留上幾小時. 而在外國旅行的時候, 我總會喜歡到3個地方: 超級市場, wet market 和書店. 香港誠品雖然不及台灣信義區的誠品, 但每次經過銅鑼灣希慎, 我總喜歡跑到誠品走一走, 而我也非常喜歡在coffee shop 看書的感覺, 實在太enjoy 了

卡片

我愛國?Do you mean 中國or 葡萄牙?其實我都不會想太多為甚麼要做這個heritage home cooking 的動機,又或是expected result。我雖然有時會理直氣壯的說是一份使命感,但理性的我則會則說:Are you sure 你真喺這麼偉大?所以我現在就跟自己説是「貪吃」吧。

網上食譜 vs 料理班

Cooking Class 就像一個show ,一個 presentation。而我卻喜歡這個presentation 是一個雙向互動的 presentation。 我也不喜歡把自己視為一個對廚藝擁有profound knowledge 的達人,我只是一個很酷愛烹飪的人。要做一個受歡迎的cooking instructor ,也需要有一個很高的EQ,懂得如何把上堂的氣氛做得輕鬆,因為client 來上課是尋開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