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ok, Days before birth, 0724

記得第一次跟出版商開會的時候 (2018年1月),Ada 曾經 gave me a heads-up 有關出書將會遇到的問題,包括了她的奪命追稿message. 好慶幸,so far 只是給她追了一次,我便開了turbo 的去寫稿。
過去的6天,我和兩位攝影師Harry 和 Donald 就是埋頭苦幹的去拼,我煮、他們影,我洗東西、他們繼續影,我再煮、他們又繼續的影。腰也酸了、腳也痛了、心情也開始有點起伏了。我看著電腦螢幕的相片,聽著他們的discussion , 心情是興奮,因為自己的另外一個夢想也正在實現中,但這個夢想可會有別人欣賞嗎?有人會喜歡我的書嗎?
昨天在跟他們的閒話中,Harry 用了「赤裸裸」去形容這本書。對啊!我就是要把一向做得非常blink blink blink 的食譜書一反過來,漂亮的裝飾我不需要、我要踏實、自在的。我平常做料理班的擺盤就是簡簡單單、食物itself 已經就是一個非常美麗的art piece, 我不喜歡太多的ornate .

 

看著攝影師用了最赤祼祼的方式給我做的菜去拍照,我知道這本書已經人性化了。做菜就是簡簡單單,用食物感染身邊的人,這種快樂來得踏實、自在和滿足的。
之前所說的心情起伏也應該是我已經愛上了這本書,因為我和這個團隊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書中每一篇的文章都是發自內心而寫的,寫下了書中最後一篇文章時,我是很不想把最後的幾個字寫了下來。而這一個半月,爸爸也住進了醫院,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回家,我希望可以快點把這本書送到他的手裏。
做一本書實在並不容易,我深深的體會到Ada 在年初跟我說這句話的意思了。儘管不容易,但我還是很喜歡和享受現在的感覺,到這一本書正式面世那一天,我想我應該會感動得哭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